前言

  《空洞骑士》这款游戏其实一直存在于笔者的愿望单里,但是有好长一段时间也是仅仅存在于愿望单里而已。后来在室友的强烈推荐、并且Steam促销的双重驱动下,还是下载了这款游戏。6月份期末周一结束,便下定决心体验这款游戏。玩了40h也勉强算是通关了主线剧情。这里就简要地说一说自己想说的吧。

关于游戏

谈谈设计

BOSS设计

  如果要简单地概括《空洞骑士》的游戏形式,我想“平台跳跃游戏”的标签就足够让大家知道其游玩形式了。此外,这款平台跳跃游戏还包含了“魂类游戏的要素”,简而言之,就是不低的死亡成本和难度较高的BOSS设计。其实玩家们都会知道一个说法:三螳螂是多少新手的噩梦。

新手劝退关:三螳螂之战

  但其实,具有一定难度的BOSS设计也在很大程度上增加了游戏的可玩性。与其使用炫酷的特效和画面来告诉一个玩家你将面对的敌人有多么强大,倒不如直接让玩家体会被BOSS击败的无力感。 当然了,这也为游戏制作者带来了不少的挑战:难度如何把控?如何让每一个不同的BOSS都有其特色?这其实是不容易把握的。笔者曾经体验过《Sekiro: Shadows Die Twice(只狼:影逝二度)》这款游戏。虽然这部作品依然非常出色,但其实有部分BOSS(或者严谨的说,精英怪)的设计是有些重复的(比如蚺蛇重藏和牛饮德次郎,但也有人认为他们其实是一个人,这里就不展开讨论了)。但不得不说,《空洞骑士》的BOSS设计并不会让人觉得厌烦,面对新的BOSS,总有新的打法可以尝试。

下砸老师:粪虫防御者

黑冲老师:叛徒领主

操作设计

  在玩家操作上,《空洞骑士》没有采用大量的按键、或者是游戏内技能选择来控制技能释放,所有的技能都可以通过少量键位完成释放。单纯攻击键,直接释放是平砍、与“上”键组合是上砍;与“下”组合是下劈(非常有技术含量的操作);长按攻击键蓄力,通过独自释放、与上键组合、与下键组合完成三种不同的剑技;跳跃键按住时长控制跳跃幅度;长按施法是恢复等等。键位虽少,但是用好谈何容易。真正熟练之后,你会发现,看似不可能的道路可以通过下劈、二段跳、冲刺的组合轻松越过,竞技场的可以足不沾地与对手们进行空战等等。其实主角并没有飞行的能力,但又何尝不像在飞行。

竞技场空战:下劈、二段跳、螳螂抓钩的奇妙组合

谈谈剧情

  故事发生在一个称为“圣巢”的底下虫子王国里。上古时期,圣巢被虚空之力所占领。在这里,虚空才是一切的主宰。后来,名为幅光的神驻留在此地,利用自身的光芒将虚空的黑暗逐步逼退,最后将其困于深渊之中。自此,幅光便是这个王国的唯一领袖,圣巢也在他的带领下逐渐繁荣昌盛。

幅光

  但后来,一只名为沃姆的虫子路过此地,有了驻足此地的想法。沃姆与幅光对于圣巢的统治有着根本的不一致观点。幅光,主张思想上的统一,反对繁衍;而沃姆,却强调虫子的多样性。于是,沃姆和幅光的大战一触即发。但是,沃姆不敌幅光,在大战中败下阵来,就此死去。

  但需要注意的是,在《空洞骑士》的世界观中,死亡并非消逝。所有的死亡,都会留下踪迹。沃姆也是这样。白王,就是沃姆死后的化身。
白王的遗迹
幅光自然无法接受自己被白王击败的结局,于是,幅光利用梦境释放瘟疫感染圣巢内的虫子。在瘟疫的感染下,虫子们完全丧失了自主意识,只能进行基本且简单的思考。繁荣的圣巢,一刹那间成了死寂的废墟。在这里,只有无意识的虫子和瘟疫。

  但白王自然无法容忍这样事情的发生。他发现,圣巢内的蜂巢和螳螂村完全不受瘟疫感染。究其原因,是因为他们都有坚定的意志:蜂巢有自己的领袖信仰;而螳螂村,崇尚武力,他们的存在就是追求更高的荣耀。因此,他们不受瘟疫的感染。换句话说,只有真正的无意识或者坚定意志,才能免于幅光散播的瘟疫的感染。于是,容器就诞生了。

击败BOSS后鞠躬表示敬意

  容器们的本体诞生于虚空,白色的头颅是容纳他们的虚空的自我的容器。他们源自虚空,所以完全没有个人的意志。他们的任务,就是对抗幅光的瘟疫,并永久地封印幅光,将圣巢变回原来的样子。但是,容器们并非都是可用的。容器必须没有自我意识,并且必须具有强大的能力。迈出深渊,就成为了容器们的第一道考验。深渊里,满是破碎的容器躯壳,他们都是白王失败的作品。但,有一个容器,成功通过了考验,迈出了深渊,完成了修炼。而他,就是纯粹容器,也叫空洞骑士

没有可以思考的心智

没有可以屈从的意志

没有为苦难而哭泣的声音

生于神与虚空之手

你必封印在众人梦中散布瘟疫的障目之光

你是容器

你是空洞骑士

  空洞骑士承载着白王的愿望,将幅光封印在自己体内,从而阻止瘟疫的扩散。事实证明,他也成功了。瘟疫在圣巢渐渐散去,满是僵尸的圣巢,又渐渐开始恢复往日的荣光。为了保证彻底的封印,白王号召了三位守梦者来加固封印。作为代价,三位守梦者会陷入永久地沉睡。为了纪念他们,白王在泪城的不同地方建立了纪念碑。

纪念空洞骑士
守梦人纪念碑

  但是,令白王没想到的是,纯粹容器并不纯粹。苦痛之路的尽头告诉我们,空洞骑士与白王的朝夕相处已经使得空洞骑士对白王产生了亲情。同时,空洞骑士在深渊的回头,也表示他对兄弟产生了情感。不纯粹的容器,势必要被幅光所感染。对于幅光而言,存在于梦境之中的他如果不被同族所记住,那他就与死亡无异。幅光渐渐感染空洞骑士,挣脱了束缚,又重新向圣巢散播了瘟疫。而这次,设法从深渊逃离的小骑士感受到了同类的召唤,回到了圣巢。

  小骑士在圣巢的探索中,一步步揭开王国的过去,直面自己空虚的内在,背负起重建圣巢的责任。

  当然,游戏也有多个结局。其中一个便是小骑士击倒先辈(空洞骑士),进入梦境,直面幅光。这是小骑士第二次庄严拔刀,也是最后一次。击败幅光后,小骑士会舍弃自己的容器,将自己的虚空之躯暴露在外,在前辈的配合之下击杀幅光。
击败幅光
从此,瘟疫散去,但圣巢也不如从前。封印幅光的黑巢中剩下的,只有小骑士残破的外壳。而小骑士完成了自己的实名,重新回到深渊的虚空之中。


  整个游戏其实蛮黑暗的。不论是结束后的音乐画面,还是黑暗战胜光芒的主线剧情(当然这里的光芒才是反派),又或是小骑士和其他大部分NPC的结局,都让人觉得遗憾。在这个游戏中,满是衰落王国的萧瑟和主角的自我牺牲。游戏的最后,白宫依然只存在于守卫的梦境之中,鹿角站铃铛也不会再热闹起来,深渊的一切也回归虚空,蓝湖边只剩下一把骨钉…

后记

  其实我的文笔也蛮烂的,也第一次整理剧情和时间线。希望大家可以多提提意见什么的。写这篇文章也主要是记录一点自己的感受,毕竟到现在想起这段故事还会觉得可惜和遗憾。但是这个游戏真的太优秀了!我真的强推。最后的最后还想和大家分享几个我喜欢的BGM!绝对入股不亏!